一次没有时间表的“休假” 一场尚未“开战”的诉讼

一次没有时间表的“休假” 一场尚未“开战”的诉讼

面向洱海 春暖花开

5月2日是“五一”小长假后上班第一天,3月1日请假一个半月回长沙装修房子的李思源还没有回来上班,我只得正式宣布这是一次没有时间表的“休假”。从另外一个渠道得知,李思源已经跟着他开宝马的同学在长沙做生意了,而单位为他在成都独租的一居住房还有两个月才到期(房租年付),这下只得让房东捡便宜了。

五年前,经其实习老师陈安庆的引荐,李思源怀揣500元、带着两个理想来到成都,投身我所负责的媒体做编辑、记者。第一个理想就是新闻理想,第二个理想就是追他尚在四川某高校读书的女朋友。

五年之后,李思源在长沙按揭了一套房子,而且也正式与女朋友洞房花烛夜。作为他的长辈和曾经的老板,我表示非常欣慰,他也算是一个有理想、有信仰、有良知、讲感情的有志青年。

李思源用“请假”的方式离职,这是我预料之中的事情,因为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,我给他开的工资不低并享有一些特殊政策(如单独租房),但要像他同学一样开宝马,肯定还有一定的差距。

在这五年时间里,李思源工作非常认真,而且文笔潇洒如行云流水,唯一的缺点是在写调查性报道的时候喜欢说“单口相声”,为了把一个完整的故事讲好听,而忽视了被批评方的声音。

在我所带的弟子中,李思源是为数不多的新闻专业主义的追求者,因受我的影响对新闻业务可谓精益求精,对朱鹏源这种半灌水的“江湖人士”会深恶痛绝。

我与朱鹏源应该认识十多年了,他一直挂在嘴上的“法律与生活杂志江苏站负责人”的职务,还是我向时任总编辑马竞推荐的,飘飘然的朱鹏源肯定不会忘记的。

朱鹏源一辈子都喜欢以“新闻人”自居,而且通过个人博客给自己贴上“著名”的标签,令李思源等新闻理想主义者不齿。其实朱鹏源应该明白,你已经混到“新闻人”这份上了,还有啥牛逼吹喃?又有一种说法叫“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”。

再说朱鹏源的业务水平,应该属于“灰记者”里的等外级水平,作为十多年的朋友,我绝对没有恶心朱鹏源的意思,大凡看过他文字的媒体人,都会认为这哥们就一游走在媒体圈的“二货”。

当然,朱鹏源也有很多优点,对人很热情、热心,我每次到南京,他都要邀约一帮朋友请我喝酒,这点好我一直记着的;他到成都或者北京,我也请他吃饭、喝酒,但依照我的个性,排场没有那么大。

朱鹏源曾经在QQ上私下跟我提出,让磅礴新闻给他办个工作证、给一本空白介绍信,他一是可以给咱们做稿子,二是可以用来做经营。说心里话,跟朱鹏源交往或者做普通朋友无大碍,但要给他一个合法的媒体身份风险就太大了。

后来我才知道,朱鹏源与我掐起来之后,通过朋友关系联系上了西安的《城市经济导报》,讨价还价之后以“总价10万首付3万”成交,办了一本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记者证。在这事上,朱鹏源莫要嘴硬,你在哪里取的钱,谁陪你去的,我都调查得一清二楚。

朱鹏源那些文理不通的“维权文章”,通常都是通过其个人微信公号发布,最令人恶心的是,发布“维权文章”的时候总要参杂一些自己与当事人喝酒的照片,任何一个职业新闻人看到这玩意的时候都会认为他就是一个恶心的“二货”,但很少有人站出来教训他,是因为媒体江湖本来就很烂,有朱鹏源之流存在的空间。而且朱鹏源有一个特点,喜欢用泼妇的方式骂人,包括女同志也不放过。

年轻人李思源对朱鹏源这类人确实看不顺眼,决定以“初生牛犊不怕虎”的心态教训一下朱鹏源。2016年10月27日,磅礴新闻旗下微信公众号“重案坊”推出一篇文章,标题是《一大波“著名记者”的忽悠术 揪出混迹微信群的江湖骗子》,这篇文章很多篇幅都是以“朱鹏源”为原型写的,作者就是李思源。

这选题是经我同意的,因为我觉得朱鹏源成天以“著名记者”的身份在微信群忽悠,而拿不出一篇像样的作品,是应该教训一下。

虽然文章没有点名,但朱鹏源感觉是在说他,在文章发出来的第二天,朱鹏源在QQ上与我聊过,称“我没有得罪你哈,我们这么多年的朋友关系”(有聊天记录),我当时也只得打马虎眼,说“是……肯定是好朋友”云云。

2016年12月9日,朱鹏源与李思源在我任群主的“法治记者联盟”微信群里掐起来了,李思源说朱鹏源是个“忽悠”,朱鹏源则出言不逊称“我忽悠你女朋友了”?(500群员可以作证)。

作为群主,我认为朱鹏源的做法太过份,作为老板,我必须维护李思源的尊严,更有甚者,朱鹏源还叫我让李思源向他道歉。朱鹏源本来就一忽悠,说一句实话并不过分,于是干脆把他给踢出群了。

第二天,朱鹏源开始在微信朋友圈用非常恶毒的语言骂我,我虽然已经拉黑了他,但很多朋友都截屏给我了;在后来,就有了《“维权记者”朱鹏源的生意经 自封香港媒体总裁兼社长》、《朱鹏源骗取81岁老人一万元 曾酒后到派出所小便被拘留》、《假记者朱鹏源竟公开“收费维权” 遭小便羞辱的南京警方该出手了》、《朱鹏源之流让“无冕之王”蒙羞 媒体行业仅存的荣誉已被抹杀》四篇,把朱鹏源这个媒体圈的“江湖游医”的真实嘴脸彻底揭露出来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这四篇文章的作者只有一篇是我“王甘霖”,其余三篇均为其他记者所写,当然朱鹏源也道听途说、恶心编造、七拼八凑了四篇恶毒攻击我本人的帖文在其个人微信公众号推出,并花钱“洗稿”(有证据)到法制与社会网、深圳热线等网站。

我在成都市金牛区人民法院把朱鹏源起诉了,索赔100万;朱鹏源在南京市江宁区人民法院把我以及一些媒体也起诉了,索赔20万元。目前,双方都提出了管辖异议,案件尚未进入“实战”阶段。

我曾经的爱将李思源,因他而引发这场口水战的昔日部下,却在两个月前(3月1日)以没有时间表的“休假”方式离职,至今没有发短信、微信过问官司的进展情况。其实,我不埋怨他,因为宝马的诱惑力是非常有魔力的,他在为开宝马奋斗,作为长辈我应该祝福他。

值得肯定是,无论是在金牛区人民法院,还是在江宁区人民法院开庭的时候,李思源肯定会以1米82的男儿之身躯出庭作证。这场由他而引发的口水战,我自讨没趣引火烧身,其实也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。

为了净化媒体这个行业、为了员工的尊严,我理当挺身而出?!白芗?0万首付3万”的朱鹏源虽然现在是持证记者,虽然他还在通过个人微信公众号编造故事,对我进行人身攻击,但我深信他绝对不是最后的赢家。(王甘霖)